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當前位置:首頁>>校園信息>>校園公告
喜報|文采斐然,教師征文又獲佳績!
發布時間:2021年12月03日 15:05    作者:合肥大地學校管理員    文章來源:合肥大地學校    閱讀:55次    字號:[    ]
喜報|文采斐然,我校教師又獲佳績!

喜報!在剛剛過去的合肥市“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主題征文評比活動中,我校徐歡歡老師榮獲二等獎!

/
01
/
微信圖片_20211201102950.jpg
微信圖片_20211201102811.jpg


徐歡歡老師撰寫的《張哥的月亮》一文,緊扣主題,展現了殘疾人生活、事業的發展變化和殘疾人“聽黨話、跟黨走”創造幸福美好生活的奮斗故事,下面就跟著小編一起去看看吧!



個人簡介

徐歡歡,現任我校七年級數學教師,從事班主任工作8年,對待學生耐心嚴格,對待工作積極熱情,一直秉承“用‘心’和‘行’去教育、影響我們的孩子”的教育理念。

徐歡歡.jpg


張哥的月亮

文權姓張,今年五十歲左右,菜市場的人都喊他張哥。

張哥小時候住鄉下,其實鄉里有一半人家都姓張,他們家是頂不起眼的一戶。家里三個姐姐,兩個男孩子,文權排最小。爹媽早早過世,上頭的姐姐們也嫁了人,二十歲不到,他就和大哥一起輟學到外鄉討生活。他年紀輕,又招漂亮女孩兒喜歡,成家以后,生了兩個女兒,和老婆一起彈棉花、跑大車,慢慢才有了點積蓄,年輕的時候脾氣不好,還打老婆。如果沒有那次意外,他的一生可以預見是平平淡淡又雞飛狗跳地過,在一地雞毛的生活里做丈夫、做父親,等老了就打牌、在月亮下喝燙燙的燒酒(老張家男人可酗酒了),喝上頭了唱上兩句拎個板凳就要跟年輕人吆喝動手——就是說,如果沒有意外。

從大哥那里聽說我要做他的人物采訪,張哥想了想,說還是回來當面給我講。清明回鄉下祭祖,張哥的別克呼嘯著就停在老房子門口了,后邊是一片塵土飛揚。拖家帶口下了車,他的臉膛黝黑、微微泛著亮,像打了機油的精細汽車組件,脖子上掛著一指粗的閃亮金鏈子,套了件黑底繡金色龍紋的老式唐裝上衣,褲子也是黑的,不怒自威的樣子。他說話做事都爽利,只有提到陳年往事時會沉默,低頭想想斟酌著說,說到關鍵處,眼眶也紅了。張哥的老婆,比起從前在鄉下還年輕些,皮膚細細白白,行走間帶了玫瑰香膏的味道,女人的眼角斜挑起一道張揚的線條,披著動物皮毛的坎肩,穿著仔細剪裁的旗袍,露出一截腿腕子,陽光下閃著一圈金色光彩。

意外說來也簡單,張哥送女兒回家過端午節,騎的摩托車帶起夏日的晚風,卻沒留神被對面闖紅燈飛馳而過的貨車帶倒,他被硬生生血肉橫飛地拖拽了十來米,等再醒過來,已經在病床上昏迷了一月有余。車禍傷了張哥的大腦神經,也折了他的左腿。這場意外,對這個并不結實的家來說,無異于天塌地陷。清醒后的一周,張哥頸部積了痰液阻礙呼吸,沉默而忙碌的醫院病房里,白熾燈晝夜亮著,主治醫生用被消毒液、滑石粉、酒精消毒液浸泡發皺的雙手劃開他脆弱的喉口吸痰,氣管導管插入張哥的呼吸道,濺出粉色的泡沫——那個猙獰的張牙舞爪的黑色疤痕現在仍然留在他脖頸與下顎連接處的左側。

他失去了腿,又要承受腦部神經受損帶來的未知風險。醫院的昏天黑地尚未給這個家帶來壓迫性的警示,妻子、女兒的體貼、大家庭的幫襯和作為病人對自己痛苦的審視一度使張哥忘卻、亦或是有意忽視了個人的生存問題。出院以后,回到那個不到60平米的家,斑駁的墻紙、發黃的灶臺、愈見捉襟見肘的家庭支出,幾乎無時無刻不再提醒他如山倒的經濟壓力。大車開不了,對駕駛員的身體狀況有基本要求,彈棉花的進賬,即使不去想大人的死活,也不足以支撐養兩個孩子的花銷。冰冷的月華打落在墻壁上,冷冷地注視這個快要破碎的家。

張哥說,那個時候,真覺得無處可逃。一個廢人,不被人在乎,不被需要,什么也做不了。有時候真想死了算了。他停下來,用手擦擦褲邊,想想又道,但想到兩個孩子,想到老婆,又覺得不能做膽小鬼。

他決定自己開店賣鹵菜。

張哥的眼光很敏銳——盡管合肥鹵菜并非位列中國四大鹵菜流派之中,但這并不妨礙合肥人對鹵味的熱愛,鹵菜需求不可謂不大。尤其是夏天天氣好的時候,每家每戶的餐桌上都得有那么一道辣油醬汁拌開的涼菜,有冷置放涼晶瑩剔透口感細膩的豬蹄、嚼勁兒十足的豬耳朵和五香口麻辣口的醬牛肉。但供應市場也不可謂不激烈,菜市場門口、夜市攤兒、甚至孩子的幼兒園門口,幾乎每走兩步路就能看見一個鹵菜攤兒,鴨脖、雞爪、雞胗、花生米、鴨腸、豬蹄、豬耳朵樣樣俱全。再者說,開個熟食店要走的程序有多復雜張哥也不是不了解,營業執證批下來花時間、找房子找鋪面花時間花錢、批發食材花錢花精力,處理不好就是一場空。流水一樣的前期支出,這個家能不能負擔得起?兩個女兒一個要上大學,一個要讀初中,都是花錢的檔口,妻子早出晚歸在工廠做活勉力支撐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張哥感到焦慮。

張哥輕輕笑了一下說,好在這時候有人跟我說,國家出臺了政策,專門兒就管殘疾人的就業問題,說是鼓勵我們做商戶掙錢。我就想這個事兒我要去問問。殘聯離這兒也不遠,我就跑去人家窗口試試運氣。那邊人也多、事也多,我想這輪到我要什么時候?腿也疼,準備回去的時候卻被門口志愿者攔住了,幸好。那個小妹妹就跟我說,他們有規定,像我這樣要開店的,就是從事個體經營的,人家工商管理局要優先核發我的營業執照,其他幫我辦理業務的部門,像什么衛生局、公安局、城管收費都減半,還會幫我找攤位。至于營業稅增值稅,國家也有政策,根據政策達到條件可以免征。我一下就激動起來了,心想,哪兒有這么好的事?

張哥本來不太信,但所有事情都實打實地發生了,不到一周,他的營業執照就辦了下來,在工商管理局的協調下,他沒有租鋪面,而是在義務小市場邊上的一個樹蔭下有個一個屬于自己的小推車,盡管推車只有6平米不到,站進去兩個人就顯得局促,但干凈、簡單、里面還裝了小空調,夏天出攤的時候鹵菜不會壞,人也舒服。這個小小的鹵味攤就這樣成了張哥一家鹵菜事業的開始。

攤子擺在義城農貿市場的外面,盡管不是最熱鬧的地段,可生意也做的紅紅火火,趕上天氣好,附近居民想買一份涼菜回家還得排隊。能得到街坊鄰居的認可,鹵菜店的食材和口味是最主要的原因。小小的推車上整整齊齊碼放著各種葷素鹵菜,鹵豬耳朵、鹵雞、鴨腿、雞爪、鴨腸,種類尚不算多,但怎么也有二三十種,右邊兒是拌鍋和調料,簡單家常而口味一絕。鹵味都是當天清早起來現鹵,再撈出來放涼的,素菜也提前洗得干凈爽利,張哥和老婆每天大概中午11點出攤,晚上11點左右等熟食全部賣完,明晃晃的月亮已經上了天,夫妻倆才收了攤回家,去準備第二天的食材。忙起來的時候他們一個在家打理食材,一個在外出攤,兩個女兒也會抽空去幫忙。這個小小的攤位成了他們生活的重心,也寄托著張哥對日子越過越好,生活越來越紅火的盼頭。

張哥搖搖頭,說我也不是一個特會煽情特會說話的人,我女兒要比我會講。但是說這個就是,如果沒有這些政府政策,如果沒有政府那些工作人員幫我把攤子搞出來,真的,我不知道這個日子會過成什么樣,可能這個家也散了。

張哥不好意思地笑笑,看我一眼,說自己年輕的時候不懂事,經常跟老婆拌嘴動手,可這些年如果不是他的妻子一直在身邊陪伴、照顧、幫襯他,支持他做鹵菜,可能他這個人也早早就毀了。張哥說自己不怨恨命,不怨恨命運讓自己受傷,“如果不是因為這條腿壞了,我一輩子也不知道,人活在世界上,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有人關心你,有人在乎你活得好不好?!薄拔艺f這個,一個是家里人,我老婆女兒我哥我嫂子,在我生病的時候照顧我沒有不管我死活,一個是外面的人,街坊鄰居,他們來照顧我的生意,幫我把家搭起來。再一個就是真的感謝黨,她在乎一個小小的、沒有力氣的沒有能力的人?!?/span>

這句話很打動人,我聽完印象深刻。一個小小的人可能沒有力氣在世界上生存,但作為社會的一員,他就有了大大的力量。社會主義制度是有其優越性的,在集體面前,不忽視每個個體的生活和對未來的期待,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個社會上過自己期待的生活。馬恩從前說:“只有在集體中,個人才能獲得全面發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說,只有在集體中才可能有個人自由?!蔽覀兏惺艿降恼沁@種集體中的溫存和個人在集體中的成長。而就業對于殘疾人來說,事實上超越了基本的生理需要,能讓他們在社會活動中得到愛和歸屬感,能夠得到社會的尊重,尋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

習總書記多次明確指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殘疾人一個也不能少?!薄皻埣踩耸且粋€特殊困難的群體,需要格外關心、格外關注。讓廣大殘疾人安居樂業、衣食無憂,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是我們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的重要體現,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必然要求?!薄爸袊鴫?,是民族夢、國家夢,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夢,也是每一個殘疾人朋友的夢?!北U蠚埣踩司蜆I并不僅僅是為了解決其個人的生存問題,更多是希望能使社會中的每個個體都可以在工作中獲得對自己生命價值對真實的體驗,和不完整的自己和解。每一個人的小夢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中國夢。

 

月亮又上來了,氣溫也降下來,四月的晚風吹過遠處的麥田,麥子滾著浪,月亮也在天上蕩漾。張哥脫了唐裝外套,露出小麥色的臂膀,穿著背心坐在家門口的石階上,門口擺了酒,酒碗老大一個,盛了清亮亮滾燙燙的酒液,里頭映著個流光溢彩的月亮。

張哥輕輕地開了嗓,聲線粗粗地對著月亮唱,晚風里他的歌聲遠遠地潑出去,唱的是《半個月亮爬上來》。

半個月亮爬上來

咿啦啦爬上來

照著我的姑娘梳妝臺

咿啦啦梳妝臺

請你把那紗窗快打開

咿啦啦快打開

再把你的玫瑰摘一朵

輕輕的扔下來

張哥的月亮蕩漾在酒碗里,張哥的玫瑰攬在懷里。



文章:徐歡歡|編審:政教處



极品呦女专区资源